要闻>正文

美元最强影响逻辑与50年宏观技术之妙

汇友网
2020-06-12 11:38:32
0

1、美元指数(96.84870.06060.06%)最强影响因素

  美元与很多金融市场运行息息相关,是金融市场重要影响因素之一。美元与黄金、非美货币、大宗商品关系最为密切。

  美元与绝大多数非美货币位于跷跷板两头,此起彼伏,并在相应国际贸易中形成竞争关系。美元与非美货币除了在国际贸易中的竞争关系以外,非美国家又必须考虑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储备与结算货币角色。

  至于美元与大宗商品的关系,因国际大宗商品交易以美元定价,若美元贬值,理论上利好大宗商品。反之,则利空大宗商品。但对大宗商品影响最明显的因素,是全球宏观经济景气度对商品的需求强弱。以“工业血液”原油为代表的绝大多数大宗商品,它们的产出或产能受需求影响,弹性很大。在特定周期阶段,会降低美元对这些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影响力度。

  作为特殊商品的黄金,其产能不能随意放大,目前全球矿产金极限约3500吨。黄金的需求与宏观经济景气度关联不大。相对于产出的刚性,黄金的需求存在极大弹性,尤其投资需求。如果黄金市场体现出较好投资赚钱效应,需求弹性将难以限量。当黄金实物不能满足投资交割时,更多资金会选择转战黄金股票、黄金期货、黄金ETF,甚至黄金指数。由于黄金也是国家储备手段之一,其金融属性浓厚,故就美元与商品的关联度强弱而言,美元与黄金的关联最强。

  影响美元的最强因素是什么呢?这可能是不少投资者想过,但总也想不明白的方向。有相当多分析人士大体认为,美元强弱就是看美联储发了多少钞票。美元注水越多,美元就越应该贬值。理论似如此,但却选择性忽略了非美央行的货币注水行为与力度。如果非美央行与美联储竞相注水,以谋求在国际贸易中的有利地位,美元就未必贬值了。由于美元是全球最重要的储备货币,故一般分析人士与投资者,一味盯着美联储行为,对各汇率市场的波动,也就必然带着偏见。

  最新数据显示,自2020年初以来,美国M2净投放2.7689万亿美元,最新M2累进总量为18.1151万亿美元,年内净增约18%,同比增幅已超23%。如每周M2详细变化情形图示:

  这幅图表还不足以反应投资者对2020年以来的美国货币投放感受。再如1960年至今的美国M2同比增量图示:

  这幅图表则可充分反应近月美联储创纪录的货币投放速度。但美元为何贬值不明显呢?从欧元(1.12910.00000.00%)区、美国、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出,在货币释放时,不会有其它经济体闲着:

  故流动性释放进程不能作为汇率波动的分析主要参考依据。

  汇率波动的最重要影响因素是什么呢?是汇率所在国的宏观经济表现。一个国家货币强弱,本身应该体现为综合国力强弱,经济景气度相对强弱。当然,其间又存在政府战略意愿诉求,但宏观经济景气度应该是最核心影响因素,尤其非美货币。

  2、50年美元宏观技术规律惊人

  从实际历史走势来看,美元宏观大周期对应着更多经济小周期。然原油运行大周期与美元大周期有较高关联度。

  为何原油大周期与美元大周期有关联呢?原油是什么?岂止是工业血液,简直就是驱动经济与日常民生的血液。我们的衣食住行,哪一样不是直接或间接与原油相关?既然原油是如此重要的血液,其大周期往往对应着全球经济景气度大周期。

  从50年美元与原油的大体关联度来看,美元熊市大周期大体对应原油牛市大周期,美元牛市大周期大体对应原油熊市大周期。

  如何理解这种关联呢?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美元作为本币留存美国本土的比例,占比全球储备与国际贸易结算中流通的美元,比例较小,这与其它绝大多数非美本币不同。当全球经济景气度向好,尤其经济繁荣时,会大体对应着原油牛市氛围时,此时非美国家并不需要释放太多流动性去刺激经济,对美元的相对需求并不强烈,美元大体可能趋弱。当经济景气度不好,尤其出现经济、金融危机时,全球会趋于释放流动性,让货币环境宽松,即提振本土经济,又达到强化国际贸易地位的目的,对美元的需求就可能变得旺盛,美元反而容易呈强。

  如50年美元指数与原油价格月线图示:

  图中1980年A点前,原油价格从2.23-40.85美元的宏观强势,大体对应着美元弱势;AB区间,原油价格从40.85-9.75美元的宏观震荡弱势,大体对应美元强势。其它的美元与原油周期“大体”反向关联,投资者可以自行对比观察、体会。

  毫无疑问,当前原油已到熊市周期末段,或曰牛市期初,理当大体对应美元熊市大周期的到来。尽管“大体”逻辑如此,但也只能是大体,它们的周期拐点未必紧密对应。比如D点前,原油大周期见底领先美元大周期见顶约3年。而B点前美元周期见顶164.72点,又领先原油见底9.75美元15个月……

  3

  上半年笔者听到不少有影响力的论调:因美联储、美政府令美元货币泛滥,应做空美元。就美元超级大周期而言,这个论调似不错。但目前做空美元,仍面临中周期风险。中周期时间多长?半年到两三年吧。

  就50年美元宏观技术分析来看,当前战略做空美元不可取,美元似乎还有中周期强势没有走完。一般投资者分析系统中的美元宏观周期,基本10几20年。50年美元宏观技术分析与十年、二十年的视觉周期不一样。

  从1977年后美元指数宏观运行总体形态观察,大多时候处于H1、H2形成的超宏观三角形中。2014年,美元形成了对H1线的有效突破,也即形成了对H1H2宏观三角形的有效突破。在美元指数完成这个有效突破后,任何过早断定美元将结束宏观牛市的分析,都是危险的。

  H1线由1985年的164.72点与2000年的121.01点两点决定,H2线由1978年的82.07点与1992年的78.19点决定。非常精准的是,2008年、2011年的美元宏观底部与底部确认过程,都在H2线上完成。彰显H2线之于美元超宏观底部的良好参考价值。

  观美元1985年见顶164.72点后的各波浪运行形态,与2000年见顶121.01点后的各波浪运行形态,何其形似!笔者精细化地给出了七浪下行,及完成调整后的大三浪上行结构。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下行五浪后,再上行五浪:

  1988年1月的85.40点一浪底,对应2005年1月的80.32点一浪底,巧得很,都在一月;1991年2月对应的80.30点三浪底,对应2008年3月的70.68点三浪底;1992年9月初对应的78.19点五浪底,对应着2009年11月的74.18点五浪底;1995年4月的80.05点七浪底,对应着2011年5月的72.7点七浪底。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些浪底的年内时点月份,相差最多两个月。

  就点位运行幅度之于波浪结构划分而言,上述七浪与七浪的对比,未必符合波浪结构的理论标准。但整个美元指数宏观波形,却惊人相似。

  4

  上述七浪对比后,理论上对应宏观大三浪上行。图中1995年4月的80.05点,至2001年7月初的121.01点,视为一个标准三浪上行结构。基于宏观波形与相似度参考,美元指数在2011年5月见底72.7点后,应该呈现一个大致相似的宏观三浪上涨波形。

  对比1995-2001年80.05-121.01点三浪上行时间周期,美元指数2011年5月见底72.7点后的宏观强势周期时间足够了,然宏观波形差异却非常大。理论上,1998年8月的102.87点,对应于2017年1月的103.82点,为宏观上行一浪;1998年10月的90.57点,对应于2018年2月的88.25点,为回调二浪;但对应于2001年7月的121.01点三浪顶部,至今未见。

  5

  就宏观波浪运行的内部黄金分割来看。从1985年美元指数见顶164.72点后,至1992年9月见底78.19点整个宏观调整波浪结构来看,该宏观调整波浪的二分位,精确构成2001年美元指数大三浪上行的绝对顶部。

  如果此轮美元牛市大周期的第三浪顶部未现,理论位置大概会在哪些点位呢?从美元指数整个50年大周期宏观波段164.72-70.68点观察,该超宏观波段反弹的38.2%黄金分割理论位在106.6点,笔者认为应该是后市中周期至少应该见到的点位。如果参考2001年前的第三浪形态,则不排除依然存在测试164.72-70.68点超宏观调整波段二分位在117.70点附近的可能。

  美元中周期目标117.70点,这会不会太技术理论,太乐观了?有可能。让我们换一种波段思维方式,以各自三浪上涨前的下跌七浪作为宏观波段。2001年美元指数三浪见顶121.01点前的宏观下跌七浪总体波段依然是164.72-78.19点。但此轮三浪见顶前的“七浪”宏观下跌波段,就应该是121.01-70.68点了。如图所示:

  这组黄金分割一出来,我们能直观看到它的妙处。各分割线对美元指数近十几年波动的作用力非常精确而明显。就121.01-70.68点宏观波段反弹的23.6%黄金分割线(理论位82.56点)观察,逆推对应2004年底部80.32,以及2013年两轮中周期反弹阻力84.09、84.75。相对而言,23.6%黄金分割线对美元作用力显得勉强。

  38.2%黄金分割线(理论89.91点)对美元指数的波段作用力就非常明显了。2009、2010年两轮中期反弹,基本精确有效遇阻38.2%黄金分割线。同时构成2018年美元调整至88.25点后的有效支撑。

  二分位(50%)与23.6%黄金分割位对美元指数的作用力相似,有些勉强与乏善可陈。然它们似乎都是美元数年区间波动重心。

  61.8%黄金分割(理论点位101.78点)与38.2%黄金分割位一样神奇,阻止着美元的中期向上突破。

  如果中周期美元出现一轮类似2014下半年对38.2%黄金分割位的突破,突破61.8%黄金分割位,理论目标可能会在哪里呢?图中的80.9%黄金分割位(理论点位111.40点)将是重要参考。

  6

  再看其它黄金分割方法。毫无疑问,2008年美元见底70.68点后,至2009年见顶89.62点,属于美元数年区间筑底总体波段,该波段向上的黄金分割如图所示:

  161.8%黄金分割衍生位,理论目标101.33点,与我们上一种黄金分割在61.8%位置(101.78点)共振,共同构成近两年美元上行阻力。产生共振的阻力位,无疑值得更加重视。进一步上行的200%衍生位(波段等高)在108.56点,是我们关注参考的理论位。

  7

  继续黄金分割衍生用法,1985年美元见顶164.72点后,将顶点进行黄金切线分割:

  很有意思,164.72点向下的38.2%黄金分割切线位置在101.80点,又与前面两种黄金分割产生的101.33、101.78理论位共振,构成近年美元上行阻力。而50%的切线黄金分割理论位在82.36点,即构成2001年美元见顶121.01点前七浪调整的各浪底部有效支撑,又与前面分析的121.01-70.68下行波段反弹的23.6%黄金分割位(理论82.56点)共振,这使得前短分析的那条23.6%黄金分割线不再孤单,也有共振伙伴了。

  8

  2008年美元见底70.68点后,向上的黄金切线分割还有神奇吗?如图所示:

  70.68点向上的123.6%黄金切线分割衍生理论位在87.36点,与前面第一种黄金分割的38.2%位置(理论89.91点)又共振了,构成2009、2010年两轮美元中期上行的强反压。138.2%黄金切线分割位呢?又与第一种黄金分割的二分位共振了,构成近年金价波动中心。161.8%黄金分割衍生位呢?又与第一种黄金分割的80.9%位置共振于112-114点。也就是说,如果美元指数还有较强的上行第三浪,112-114点区域是重要参考。

  9

  除了波浪理论与黄金分割理论的在美元技术分析中似见神奇效能以外,美元指数宏观运行形态也非常神奇而有趣。如近二十年美元指数月K线图示:

  就阻速线理论而言,阻速线1是笔者对“终点”选择的衍生用法,选取2014年美元加速突破前的波段低点78.91点,作为阻速线1的终点。我们可以看到2/3线对美元指数的终极阻力非常有效。

  阻速线2是美元指数2008年见底70.68点后至今的标准用法。最近两年,美元指数顶着阻速线2的1/3线压力缓慢攀升。当运行到阻速线1的2/3线两股压力交汇共振位置时,美元指数大幅波动,突破没有成功,转而承压回落。

  图中K1、K2、K3是近十几年美元指数运行的趋势线或轨道线之一,构成K1K2、K2K3两组通道。K1K2通道在2014年被确认有效突破后,美元指数的运行重心进入了K2K3通道,K2身份由压力轨道线转化为趋势支撑线,等距离的K3成为新通道的轨道线。近两年美元指数虽顶着阻速线2的1/3线压力,同时也明显受到K2线支撑。目前,又一次大致考验K2线支撑,笔者倾向支撑会有效。

  就中长期来看,美元指数理论上应该测试轨道线K3压力,目前显示的理论目标为114点附近,是不是与前面黄金分割分析的112-114点区域共振呢!

  H1、H2、H3是另外一种斜率的上行通道,目前美元指数总体仍运行在H1H2上行通道中,如果存在明显的第三浪新高,应该在H2或H3线上寻找压力,目前理论目标在109-113点区间,依然大体与前面分析的112-114点区域共振。

  L1、L2、L3、L4、L5系列线与通道就更有意思了,它们都是系列平行且等距的中期压力趋势线。构成美元指数系列中期调整通道。就通道宽度而言,L1L2=L2L3=L3L4=L4L5,图中可见,L系列线对美元指数的中期支撑或压力非常精确而明显。最近几年,美元指数波动于L3L4通道中,L4线几乎与阻速线1的2/3线重合共振,精确构成美元上行阻力。理论上,美元指数一旦向上有效突破L4线、阻速线1的2/3线、阻速线2的1/3线,就可能迎来中期升势。此通道背景下的中期目标,是L5线。目前观察,理论目标在113点,还是与上述分析的112-114点区域共振。

  10

  就数十年美元指数运行的“成本分布”观察,仍似第三浪顶部还没出现。如美元指数周K线图示:

  从美元指数波动的成本浪潮观察,近五年的美元指数一直在“海平面”波动沉浮,没有真正起飞过。宏观节奏上,非常类似1997-1999年在“海面”沉浮波动的美元。

  11

  前面基本是对50年美元指数运行规律的宏观技术分析。中期或阶段而言,我们非常重视对冲基金在各市场中的持仓分布与行为表现。如十几年美元指数日K线图示:

  与关于黄金市场的独特技术量化一样,笔者也针对美元的市场属性,利用20多个经济与技术指标,专门设计出了“美元综合技术”。但无论如何调教参数与各指标权重,其有效性还是不如“金价综合指标”对黄金市场顶底的量度,故只能大体参考。具体用法与“金价综合指标”一样,笔者不再注释。

  毫无疑问,2008年下半年后,美元综合指标重心运行到了“熊顶牛底区”上方,这意味着我们应该对美元持宏观牛市思维了。当指标触及牛小顶时,要注意美元区间见顶;当指标触及“熊顶牛底区”时,要注意美元区间见底可能。目前,美元综合指标正靠近“熊顶牛底区”,意味着美元继续回落,或转而回升皆有可能。但从距离“熊顶牛底区”的尺度来看,过分看空美元不可取。

  再看笔者设计的对冲基金在六大外汇期货市场、美元指数期货市场的资金分布状况。就近12年的美元指数运行规律观察,当对冲基金持有的美元为净空时,指标越下行(即净空持仓越多),则美元指数见底可能越大。从目前对冲基金在外汇期货市场、美元指数期货市场中的综合资金分布来看,继续盲目看空美元,不明智。

  最下指标为笔者针对对冲基金在外汇期货、美元指数期货市场中,做多美元的行为量化。相对而言,此指标还是没有笔者针对对冲基金在黄金市场中的行为量化有效。冰点区大致对应美元中期底部。目前基金行为渐近做多美元的冰点区,在美元指数依然维持宏观强势背景下,对冲基金还有多大继续做空美元的意愿呢!


汇友评论
200字
全部评论 0
  • 暂无评论
扫码分享到微信或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