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正文

300年来最严重衰退!约翰逊被逼出手 英镑还有救吗?

Oscar
2020-06-03 10:28:02
0

越来越多经济学家跟交易者一样,预计英国央行会将利率降至零以下。这表明疫情与无协议脱欧的风险带给经济的压力正不断增长。

  花旗欧洲研究主管舒尔茨(Christian Schulz)表示,如果英国在没有达成新贸易协定的情况下离开欧盟,到2021年中,英国央行可能会将基准利率降至-0.1%。而加拿大皇家银行经济学家则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负利率可能会最早在今年11月就实施。

  由于借贷成本已经低至0.1%,而且市场也预计央行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增加资产购买,这场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其他能帮助经济度过这场可能是三个世纪以来最严重衰退的措施。英国央行行长贝利(Andrew Bailey)与其他的政策制定者都不排除实施负利率的可能性,但他们也明确表明远未到这样做的时候。

  数周来,货币市场一直在对英国央行负利率进行定价。根据隔夜利率掉期,投资者正押注英国将在明年二月底加入全球负利率俱乐部。而现在一些英国债券的收益率已经降至负值。舒尔茨在一份报告中指出:

  “年底硬脱欧——离开欧盟单一市场与关裞同盟的风险不容忽视。负利率在减少破产、保护而非破坏货币金融机构方面可能会尤其有效。”

  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更多的债券购买与财政刺激措施构筑起了第一道防线,但经济仍需要更多提振。由于财政政策可能无法有效解决供应链上的巨大冲击,货币政策可能将在此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英国央行上月预测了英国今年经济可能萎缩14%;接下来艰难的脱欧问题,又可能会打击官员们所预计的复苏态势。

  舒尔茨表示,虽然在过去房屋建筑行业被认为是负借贷成本的问题区域,但近年来该风险似乎已经降低。一些抵押贷款风险敞口较大的小型银行仍会受到影响,但眼前的风险将会更加可控。彭博经济学家汉森(Dan Hanson)认为:

  “事实是英国央行正尽其所能刺激消费。如果需求确实需要支撑,那么央行继续实施量化宽松,财政政策挑起重担,双管齐下,会是更有力的政策组合。”

  加拿大皇家银行在一份调查报告中表示,英国官员可以借鉴欧洲央行六年的负利率经验,这样他们的审查就不太能提出强有力的理由来反驳他们。

  作为21世纪以来最为大胆的货币政策实验之一,负利率在过去五年多里已成为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常态。但该措施现在却遭到了欧元(1.11840.00160.14%)区银行与储户越来越强烈的反对,他们声称这一政策夺走了他们的收益。

  舒尔茨表示,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内部可能会出现阻力。因此,这意味着在调低基准利率之前要采取一些准备措施作为引导。一个方法是将定期融资计划(一个银行贷款计划)利率调整为负。

  舒尔茨认为,货币政策委员会可能将在6月18号的货币政策会议中宣布这一举措。这也能为利率分级做好准备,并重新评估负利率所能触及的下限。他表示:

  “英国央行将会正式将负利率纳入考量。”

  无协议脱欧风险增大,英镑料将表现不佳

  尽管英国硬脱欧的风险仍悬于头上,英镑交易者似乎仍在另寻出路。

  就在伦敦和布鲁塞尔紧张的贸易谈判恢复的前一天,英镑兑美元汇率触及三周高点。下个月将是自三月末以来市场对英镑情绪最为悲观的时候,而7月1日恰好是英国能提出延长脱欧过渡期的最后期限。

  这标志着脱欧已失去了一部分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因为人们的担忧逐渐转移到对疫情的经济影响以及英国封锁放松后第二波疫情反扑的可能性上。道明证券(Toronto Dominion Bank)欧洲外汇策略主管兰佩尔廷(Ned Rumpeltin)表示:

  “坦率地说,这次外汇市场能让英镑有转圜的余地,这有点令人惊讶。病毒及其后果仍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周一,英镑兑美元上涨0.7%至1.2426,为5月11日迄今最高点。此外,英镑兑欧元(1.1243,0.00130.12%)中断了连续三天的颓势,创下了近一周的最高涨幅。

  几乎没有分析师预计本周脱欧谈判会有突破性进展。在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告知外媒英国在提出要求时需要“更加现实”之后,接下来的消息可能会更不利于脱欧谈判进行。

  不过,在期权方面,英镑兑美元汇率波动的保险成本并没有飙升。下个月,它将一直徘徊在5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附近。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对无协议脱欧与议会动荡的担忧,2019年来英镑就如坐过山车一般动荡不平。但这些问题已被其他更为直接的担忧——倒闭的工厂与困守在家里的消费者给取代了。政治的影响力正在衰减,人们更为关注大规模失业的风险以及财政和货币措施的紧急变化。

  交易者不再留心立法者的言论,而是仔细研究英国央行决策者对实施负利率可能性的评论。这些评论对英镑施加了压力,也使得10年期英国国债与德国国债之间的价差缩小至2016年以来的最小差距。

  舒尔茨表示,负利率可能会是无可避免的,尤其是在年底如果达成无协议脱欧的情况下。三菱日联(MUFG)外汇策略师哈德曼(Lee Hardman)表示,英国央行的这一举动可能使英镑重回3月份创下的35年低点。

  在这种背景下,英国脱欧之外的任何事情看起来都会是好消息。尽管目前仍看不到任何达成协议的预兆,英镑交易者可能仍在押注谈判双方的友好言辞可能会稍稍提振英镑。然而,一旦英国与欧盟更加强硬,他们很快就不得不认清现实。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 Plc)货币分析师罗切斯特(Jordan Rochester)表示:

  “英国脱欧溢价有所提高。现在并没有像2018年和2019年的英国脱欧情况那样糟糕。”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驻伦敦的G-10货币研究主管斯特朗(Jeremy Stretch)表示,英镑波动可能会在6月18日、19日的欧盟领导人峰会期间加剧:

  “我不确定对英国脱欧谈判是否有任何公开的乐观情绪。如果无协议脱欧风险增大,预计英镑将会表现不佳。”

  约翰逊修改议程,应对300年来最严重衰退

  英国首相约翰逊计划修改议程,将发表重要讲话和财务声明,为英国在面对疫情之后的新现实做好准备。

  据知情人士透露,英财政大臣苏纳克(Rishi Sunak)正在制定方案,拟定在政府未来几个月撤回庞大的财政支持后提振经济的方法,来应对可能是英国300年来最严重的衰退。

  随着疫情的爆发,约翰逊原本的政府议程不得不搁置。对约翰逊来说,当务之急是在疫情时代重新确定其更广泛的政治使命。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预计将于6月底发表的一场重要讲话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

  周一,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在被问及政府应对破产和失业担忧,以及经济衰退所做准备时,承诺将于今年夏天晚些时候提供更多“经济应对”的细节。汉考克表示:

  “经济将不得不改变。疫情结束后,我们不得不成为一个不同类型的经济体。首相与财政大臣正为此付出许多努力,在未来的几周乃至几个月里,你们会听到更多有关的消息。”

  官员们私下证实,正在就一项财政活动展开准备工作,但表示目前谈论详细的政策建议或日期还为时过早。不过有人表示可能会在7月份宣布。

  约翰逊及其团队之间讨论过的问题包括,是否有可能提高所得税或国民保险,专门用于支付对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投资。企业税也可能上调,因为内部民调显示,公众支持提高企业税。一位相关的知情人士表示,其他选择可能包括对在疫情期间获利的企业征收意外收入税,比如超市和科技公司。


汇友评论
200字
全部评论 0
  • 暂无评论
扫码分享到微信或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