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汇老板成最贵屠夫,76岁年薪20亿,如今产品被查出猪瘟病毒

全球金融衍生品大会 · 2018-11-13 · 大宗商品

继2011年“瘦肉精”事件之后,双汇再一次陷入风口浪尖。


11月1日,有媒体报道,针对“台湾从大陆生产的双汇香脆肠里发现了非洲猪瘟病毒”这一消息,双汇集团目前正召集相关负责人的内部会议核实信息的真实性,并计划立即派人员去台湾了解具体情况,以确定是否为双汇产品。早在3个月前,郑州双汇食品有限公司就因为非洲猪瘟疫被划定为疫点,实施封锁,时间为6周。彼时,郑州双汇屠宰厂暂停生产,1362头猪全部进行无害化处理。随后双汇发出公告称,并无获悉该集团其他屠宰厂发现任何非洲猪瘟或其他猪只疫情。


面对此次危机,即将进入耄耋之年的万隆,退休之际是否还有精力喊出“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三鹿!”8月份,万隆的两个儿子相继进入双汇集团董事会,媒体称此为“父子交班”。


2018年4月,《财富》评价万隆:杀猪和把猪杀好,是万隆最喜欢做的事情。6个月后,万隆的爱好“把猪杀好”再次面临挑战和质疑。


头发少,头皮硬


“我就是爱干活。”万隆说。


1968年,28岁的万隆进入漯河肉联厂。最终,靠着爱拼和肯干,万隆从员工一步步干到副厂长的位置。1984年,在漯河肉联厂民主选举厂长的环节中,时年44岁的万隆全票当选,成为首位民选厂长。当天,万隆却故意请假“在家修房子。”


“有背景的副厂长太多,这个厂长不好当。”万隆说。除此之外,在肉联厂任职十多年的万隆非常了解工厂资不抵债的现状。彼时,漯河肉联厂资产460万,欠债530万。旺季的时候,每天才杀二三百头猪,一年有半年的时间烟囱不冒烟。而与之相距3小时车程的洛阳肉联厂,资产已经达到2000多万元,利税200多万元。


上台之后,敢闯敢干的万隆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第一把火就是换掉所有副厂长,换掉关系户,改变人浮于事的风气。当时,有领导要派干部进入工厂,万隆秉承“无论哪一级干部来了,都要先下车间”的原则,安排干部进车间,和工人一起值班工作。结果,派来的干部们在车间干了不到1个月,就自动离开。之后,为了激励一线员工,万隆打破工资结构,多劳多得,一线员工工资迅速得到提升。


当时肉联厂还面临着另一顽疾——员工偷窃。为了根治这种现象,万隆亲自守在厂区门口搜查,当场开除违纪者,市领导的侄女也因此被迫离开。有一次,因为一下子开除了15名员工,当地公安局长跑来跟万隆讲:“老万,一下子开除这么多人,要和我打个招呼啊。”


万隆后来回忆称,当选厂长之后,自己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怎样使厂里烟囱火冒烟,怎么使厂子有活干,让职工拿到工资”。


对于因此得罪了这么多人,万隆也后怕:“所以,必须得把厂子搞好。不然自己下场更惨。”


“头发少,头皮硬。”靠着六亲不认的作风,万隆赢得了这样的评价。


2分钱救了整个厂


内部管理问题解决了,没有活儿干的问题又摆在面前。


1985年,万隆上任第二年,国家逐渐放开生猪经营。1985年1月,广州省发布放开生猪购销市场相关政策。在这个敏感点,许多企业却因为缺乏定价权,丧失很多猪源。很多农户选择将猪送到屠宰场。也因为缺乏猪源,有了一定规模的企业,不得不时常停工。


“厂子没活干”让万隆犯了愁。胆子大的万隆又做了一个决定:搞议价猪收购,每斤猪肉上涨2分钱。2分钱并非小数字,一头300斤左右的成年猪可以多赚6元钱。而彼时被称为高档酒的茅台价格也不过每瓶11元左右。之后,农户们争相将猪源往漯河肉联厂送。


尽管当时有领导对万隆私自议价的行为严词批评,但万隆拿着“月收2万元利润”的结果证明了自己。


这一决定也正好赶在了好时候。彼时,国务院把郑州、漯河列为全国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漯河市在省委、省政府的批示下按照“瞄准特区、学习特区、建设内陆特区”的构想,改革不适应商品经济发展的计划、财政、金融、流通、科技、分配等管理体制。


从此,万隆带着漯河肉联厂走上了上坡路。议价策略被其他企业纷纷效仿之后,万隆将眼光放到海外。1987年,双汇与前苏联建立起了合作,向前苏联出口猪肉。靠着这一稳定的销售市场,连续5年,漯河肉联厂度过了一段安逸的时光。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稳定的出路,让漯河肉联厂暂时落后了新潮流。1987年,洛阳肉联厂靠着新产品火腿肠开辟了新的跑道。当年,中国第一根被命名为“春都”的火腿肠在洛阳诞生。而一直到了1991年苏联解体,失去稳定财源的万隆这才开始寻找新的出路。


最喜欢杀猪


等到1992年万隆开始上马火腿肠项目时,牌桌上已经坐着洛阳“春都”和石家庄“双鸽”两大玩家。


1990年,洛阳“春都”火腿肠借助在央视的广告火遍全国。仅仅30秒的广告时间,足以让全国观众记得这些“弹来弹去”的火腿肠,据报道,彼时春都火腿肠的市场占有率达到70%以上。1992年,双鸽火腿也靠着陈佩斯的代言,在央视黄金时段频频露脸。


1992年,漯河肉联厂也推出了自己的火腿肠品牌。万隆将其命名为“双汇”,并成为集团的名字。当时厂里很多人对生产火腿肠持反对意见,但“头皮硬”的万隆还是顶住了压力。如今来看,如果不是当时万隆的坚持,双汇集团的历史可能要被改写。


在火腿肠行业落后近5年的双汇开始埋头苦干。彼时,洛阳春都火腿肠一路春风得意,有报道称,春都年收入超十亿元。在洛阳政府“做大做强”的鼓舞下,从1988年开始,春都集团先后兼并了洛阳食品公司等11家企业,全资收购郑州群康制药厂等6家公司。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彼时春都的业务范围扩展到医药、饮料、木材、制革、酒店、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战线太长,春都的发展越来越吃力,直接导致后来的生存困境。


万隆没有这样做。“我最喜欢的事就是杀猪,把猪杀好。”这句话也潜移默化地融入双汇的发展策略中,在这份专注下,万隆没有盲目上马其他项目,而是依旧将主业放在杀猪和火腿肠上。万隆也常出国考察。有人称,和万隆一起出国,是件痛苦的事,他从不购物,也不游玩,一下飞机就去看人家怎么杀猪卖肉。


在竞争对手春都被子公司、管理层、外资困扰的时候,双汇逐渐后来居上。1998年,双汇成功上市,成为中国肉类行业第一股。


万隆将募集来的资金依旧用于壮大主业。1999年,万隆对比海外市场,发现了新的商机——冷鲜肉。随后,双汇开启了国内“冷鲜肉”品牌时代。


时至今日,双汇发展在A股上市值达到722亿人民币。在双汇集团官网上,双汇介绍自己是中国最大、世界领先的肉类供应商。而曾经领先双汇的春都,早已在几年前破产了。


70多岁的万隆,依旧不敢懈怠。但凡在总部,每天早上都会到工厂视察,查看猪的大小、肥瘦和检疫等情况。


万隆时刻紧绷的这根弦,与2011年的瘦肉精事件不无关系。2011年3月15日,央视曝光双汇瘦肉精事件。10天左右,双汇销售损失10多亿元,相当于每天损失一亿元。彼时,已经71岁的万隆为了双汇集团,高喊,“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三鹿!”


随后,双汇实行生猪屠宰在线逐头检验、100%全检的办法,这一系列提高食品安全水平的改革的决定,让双汇每年检测费用超2亿元。


“宁肯检死,不能查死。”71岁的万隆,咬着牙,仅用一年时间就带领双汇及时摆脱瘦肉精的阴影。根据2012年年报显示,2012年,双汇发展实现营业收入397亿元,同比增长10.8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116.25%。


现代化屠夫


万隆将对杀猪的喜爱与严谨发挥到了极致。


30多年的兢兢业业,万隆被业界尊称为“中国肉类工业教父”“中国肉类品牌创始人”等等,但他最喜欢的却是被人称为“屠夫”。“正儿八经地,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屠夫,但不同于传统的屠夫,我是现代化的屠夫。”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这位现代化的屠夫还带着些资本玩家的属性。1994年,香港女首富龚如心入股双汇。强势的“小甜甜”试图通过加大投资掌握控股权,但同样强势的万隆始终不放手。靠着双汇业绩带来的底气,万隆逼着这位香港女首富让步。1996年,又有16家外资进入双汇,但是每一家都不是大股东,控制权依旧牢牢地掌握在双汇手中。


到了2006年,漯河市出售双汇旗下的国有独资部分股权,高盛、鼎晖入局双汇。靠着之前约定的合同限制,高盛、鼎晖的入局并未影响太多万隆对双汇的决策。相反,万隆借助国际财团的入局,更加开阔了国际视野,有了更大的野心。双汇国际在香港成立,成为双汇集团控股股东,其使命之一就是要充分利用香港专业的投资平台,发掘全球优质资源,在海外投资。


2013年,双汇国际收购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这场“蛇吞象”的操作让双汇一举成为全球知名企业。2013年,万隆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13位“食神”之一,也是唯一上榜的华裔企业家。


2014年,双汇国际改名万洲国际。有着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加持的万洲国际在港交所上市。2016年,双汇跻身世界五百强。得知消息的第二天,76岁的万隆像往常一样,绕着双汇总部大楼散步,完成每天1万步的生活小目标。


这位被世界瞩目的现代屠夫,将双汇领上了世界舞台。


年薪20亿元


万隆备受关注,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的天价年薪。


2017年,双汇给了万隆2.91亿美元(约20亿元人民币)的年薪,成为全球薪资最高的高管之一。彼时,万隆方面解释称,考虑到万隆的经营业绩,以及他在2013年斥资47亿美元成功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期间展现的领导力,他在2017获得的薪酬奖励可谓受之无愧。


万隆的高薪由来已久。1994年,漯河市在企业法人代表中推行年薪制,企业负责人年薪与每年的利税、招商引资、固定资产投资等指标挂钩核定。1995年,万隆拿到了149万元的薪水。有报道称,1990年代初,双汇的一位区域销售经理一年就能拿十万元。高薪激励的确产生了很大作用,彼时竞争对手春都的骨干也赶来投靠双汇。


21世纪经济报道曾称,从1995年到2006年,万隆从政府那里获得的薪水总计超过2000万元,相当于每年近200万元。


除了年薪,万隆还有更加丰厚的股权奖励。2014年,万隆在香港鸣锣,万洲国际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招股书显示,万隆曾获得了5.73亿普通股奖励,约占当时已发行股本的4.9%。截至10月31日,万洲国际市值824亿港元。


2018年,《财富》评价万隆:杀猪和把猪杀好,是万隆最喜欢做的事情。也是靠着这两样爱好,2017年,万隆成为身家80亿元的屠夫,跻身《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


(0)
全球金融衍生品大会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大家好
噜啦啦
SmartFintechSystems

双汇老板成最贵屠夫,76岁年薪20亿,如今产品被查出猪瘟病毒

全球金融衍生品大会 · 2018-11-13 · 大宗商品

继2011年“瘦肉精”事件之后,双汇再一次陷入风口浪尖。


11月1日,有媒体报道,针对“台湾从大陆生产的双汇香脆肠里发现了非洲猪瘟病毒”这一消息,双汇集团目前正召集相关负责人的内部会议核实信息的真实性,并计划立即派人员去台湾了解具体情况,以确定是否为双汇产品。早在3个月前,郑州双汇食品有限公司就因为非洲猪瘟疫被划定为疫点,实施封锁,时间为6周。彼时,郑州双汇屠宰厂暂停生产,1362头猪全部进行无害化处理。随后双汇发出公告称,并无获悉该集团其他屠宰厂发现任何非洲猪瘟或其他猪只疫情。


面对此次危机,即将进入耄耋之年的万隆,退休之际是否还有精力喊出“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三鹿!”8月份,万隆的两个儿子相继进入双汇集团董事会,媒体称此为“父子交班”。


2018年4月,《财富》评价万隆:杀猪和把猪杀好,是万隆最喜欢做的事情。6个月后,万隆的爱好“把猪杀好”再次面临挑战和质疑。


头发少,头皮硬


“我就是爱干活。”万隆说。


1968年,28岁的万隆进入漯河肉联厂。最终,靠着爱拼和肯干,万隆从员工一步步干到副厂长的位置。1984年,在漯河肉联厂民主选举厂长的环节中,时年44岁的万隆全票当选,成为首位民选厂长。当天,万隆却故意请假“在家修房子。”


“有背景的副厂长太多,这个厂长不好当。”万隆说。除此之外,在肉联厂任职十多年的万隆非常了解工厂资不抵债的现状。彼时,漯河肉联厂资产460万,欠债530万。旺季的时候,每天才杀二三百头猪,一年有半年的时间烟囱不冒烟。而与之相距3小时车程的洛阳肉联厂,资产已经达到2000多万元,利税200多万元。


上台之后,敢闯敢干的万隆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第一把火就是换掉所有副厂长,换掉关系户,改变人浮于事的风气。当时,有领导要派干部进入工厂,万隆秉承“无论哪一级干部来了,都要先下车间”的原则,安排干部进车间,和工人一起值班工作。结果,派来的干部们在车间干了不到1个月,就自动离开。之后,为了激励一线员工,万隆打破工资结构,多劳多得,一线员工工资迅速得到提升。


当时肉联厂还面临着另一顽疾——员工偷窃。为了根治这种现象,万隆亲自守在厂区门口搜查,当场开除违纪者,市领导的侄女也因此被迫离开。有一次,因为一下子开除了15名员工,当地公安局长跑来跟万隆讲:“老万,一下子开除这么多人,要和我打个招呼啊。”


万隆后来回忆称,当选厂长之后,自己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怎样使厂里烟囱火冒烟,怎么使厂子有活干,让职工拿到工资”。


对于因此得罪了这么多人,万隆也后怕:“所以,必须得把厂子搞好。不然自己下场更惨。”


“头发少,头皮硬。”靠着六亲不认的作风,万隆赢得了这样的评价。


2分钱救了整个厂


内部管理问题解决了,没有活儿干的问题又摆在面前。


1985年,万隆上任第二年,国家逐渐放开生猪经营。1985年1月,广州省发布放开生猪购销市场相关政策。在这个敏感点,许多企业却因为缺乏定价权,丧失很多猪源。很多农户选择将猪送到屠宰场。也因为缺乏猪源,有了一定规模的企业,不得不时常停工。


“厂子没活干”让万隆犯了愁。胆子大的万隆又做了一个决定:搞议价猪收购,每斤猪肉上涨2分钱。2分钱并非小数字,一头300斤左右的成年猪可以多赚6元钱。而彼时被称为高档酒的茅台价格也不过每瓶11元左右。之后,农户们争相将猪源往漯河肉联厂送。


尽管当时有领导对万隆私自议价的行为严词批评,但万隆拿着“月收2万元利润”的结果证明了自己。


这一决定也正好赶在了好时候。彼时,国务院把郑州、漯河列为全国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漯河市在省委、省政府的批示下按照“瞄准特区、学习特区、建设内陆特区”的构想,改革不适应商品经济发展的计划、财政、金融、流通、科技、分配等管理体制。


从此,万隆带着漯河肉联厂走上了上坡路。议价策略被其他企业纷纷效仿之后,万隆将眼光放到海外。1987年,双汇与前苏联建立起了合作,向前苏联出口猪肉。靠着这一稳定的销售市场,连续5年,漯河肉联厂度过了一段安逸的时光。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稳定的出路,让漯河肉联厂暂时落后了新潮流。1987年,洛阳肉联厂靠着新产品火腿肠开辟了新的跑道。当年,中国第一根被命名为“春都”的火腿肠在洛阳诞生。而一直到了1991年苏联解体,失去稳定财源的万隆这才开始寻找新的出路。


最喜欢杀猪


等到1992年万隆开始上马火腿肠项目时,牌桌上已经坐着洛阳“春都”和石家庄“双鸽”两大玩家。


1990年,洛阳“春都”火腿肠借助在央视的广告火遍全国。仅仅30秒的广告时间,足以让全国观众记得这些“弹来弹去”的火腿肠,据报道,彼时春都火腿肠的市场占有率达到70%以上。1992年,双鸽火腿也靠着陈佩斯的代言,在央视黄金时段频频露脸。


1992年,漯河肉联厂也推出了自己的火腿肠品牌。万隆将其命名为“双汇”,并成为集团的名字。当时厂里很多人对生产火腿肠持反对意见,但“头皮硬”的万隆还是顶住了压力。如今来看,如果不是当时万隆的坚持,双汇集团的历史可能要被改写。


在火腿肠行业落后近5年的双汇开始埋头苦干。彼时,洛阳春都火腿肠一路春风得意,有报道称,春都年收入超十亿元。在洛阳政府“做大做强”的鼓舞下,从1988年开始,春都集团先后兼并了洛阳食品公司等11家企业,全资收购郑州群康制药厂等6家公司。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彼时春都的业务范围扩展到医药、饮料、木材、制革、酒店、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战线太长,春都的发展越来越吃力,直接导致后来的生存困境。


万隆没有这样做。“我最喜欢的事就是杀猪,把猪杀好。”这句话也潜移默化地融入双汇的发展策略中,在这份专注下,万隆没有盲目上马其他项目,而是依旧将主业放在杀猪和火腿肠上。万隆也常出国考察。有人称,和万隆一起出国,是件痛苦的事,他从不购物,也不游玩,一下飞机就去看人家怎么杀猪卖肉。


在竞争对手春都被子公司、管理层、外资困扰的时候,双汇逐渐后来居上。1998年,双汇成功上市,成为中国肉类行业第一股。


万隆将募集来的资金依旧用于壮大主业。1999年,万隆对比海外市场,发现了新的商机——冷鲜肉。随后,双汇开启了国内“冷鲜肉”品牌时代。


时至今日,双汇发展在A股上市值达到722亿人民币。在双汇集团官网上,双汇介绍自己是中国最大、世界领先的肉类供应商。而曾经领先双汇的春都,早已在几年前破产了。


70多岁的万隆,依旧不敢懈怠。但凡在总部,每天早上都会到工厂视察,查看猪的大小、肥瘦和检疫等情况。


万隆时刻紧绷的这根弦,与2011年的瘦肉精事件不无关系。2011年3月15日,央视曝光双汇瘦肉精事件。10天左右,双汇销售损失10多亿元,相当于每天损失一亿元。彼时,已经71岁的万隆为了双汇集团,高喊,“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三鹿!”


随后,双汇实行生猪屠宰在线逐头检验、100%全检的办法,这一系列提高食品安全水平的改革的决定,让双汇每年检测费用超2亿元。


“宁肯检死,不能查死。”71岁的万隆,咬着牙,仅用一年时间就带领双汇及时摆脱瘦肉精的阴影。根据2012年年报显示,2012年,双汇发展实现营业收入397亿元,同比增长10.8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116.25%。


现代化屠夫


万隆将对杀猪的喜爱与严谨发挥到了极致。


30多年的兢兢业业,万隆被业界尊称为“中国肉类工业教父”“中国肉类品牌创始人”等等,但他最喜欢的却是被人称为“屠夫”。“正儿八经地,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屠夫,但不同于传统的屠夫,我是现代化的屠夫。”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这位现代化的屠夫还带着些资本玩家的属性。1994年,香港女首富龚如心入股双汇。强势的“小甜甜”试图通过加大投资掌握控股权,但同样强势的万隆始终不放手。靠着双汇业绩带来的底气,万隆逼着这位香港女首富让步。1996年,又有16家外资进入双汇,但是每一家都不是大股东,控制权依旧牢牢地掌握在双汇手中。


到了2006年,漯河市出售双汇旗下的国有独资部分股权,高盛、鼎晖入局双汇。靠着之前约定的合同限制,高盛、鼎晖的入局并未影响太多万隆对双汇的决策。相反,万隆借助国际财团的入局,更加开阔了国际视野,有了更大的野心。双汇国际在香港成立,成为双汇集团控股股东,其使命之一就是要充分利用香港专业的投资平台,发掘全球优质资源,在海外投资。


2013年,双汇国际收购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这场“蛇吞象”的操作让双汇一举成为全球知名企业。2013年,万隆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13位“食神”之一,也是唯一上榜的华裔企业家。


2014年,双汇国际改名万洲国际。有着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加持的万洲国际在港交所上市。2016年,双汇跻身世界五百强。得知消息的第二天,76岁的万隆像往常一样,绕着双汇总部大楼散步,完成每天1万步的生活小目标。


这位被世界瞩目的现代屠夫,将双汇领上了世界舞台。


年薪20亿元


万隆备受关注,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的天价年薪。


2017年,双汇给了万隆2.91亿美元(约20亿元人民币)的年薪,成为全球薪资最高的高管之一。彼时,万隆方面解释称,考虑到万隆的经营业绩,以及他在2013年斥资47亿美元成功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期间展现的领导力,他在2017获得的薪酬奖励可谓受之无愧。


万隆的高薪由来已久。1994年,漯河市在企业法人代表中推行年薪制,企业负责人年薪与每年的利税、招商引资、固定资产投资等指标挂钩核定。1995年,万隆拿到了149万元的薪水。有报道称,1990年代初,双汇的一位区域销售经理一年就能拿十万元。高薪激励的确产生了很大作用,彼时竞争对手春都的骨干也赶来投靠双汇。


21世纪经济报道曾称,从1995年到2006年,万隆从政府那里获得的薪水总计超过2000万元,相当于每年近200万元。


除了年薪,万隆还有更加丰厚的股权奖励。2014年,万隆在香港鸣锣,万洲国际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招股书显示,万隆曾获得了5.73亿普通股奖励,约占当时已发行股本的4.9%。截至10月31日,万洲国际市值824亿港元。


2018年,《财富》评价万隆:杀猪和把猪杀好,是万隆最喜欢做的事情。也是靠着这两样爱好,2017年,万隆成为身家80亿元的屠夫,跻身《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